程序正义决定隐私亲子鉴定不具有法律效力

发布时间:2018-08-18作者:admin浏览本篇文章:

我想先偷偷的采集妻子的头发做一个隐私亲子鉴定,得到鉴定结果之后再行决定是否与妻子离婚。现在,我想问下这份亲子鉴定报告能够当做诉讼证据呢?

我对象不承认孩子是他的,因此不愿意承担我们母子的抚养费用。我想问下悄悄采集他的样本做个亲子鉴定,是否可以拿着报告到法医起诉他呢?这份报告是否有法律效力呢?

以上两个是法医们时常会遇到的问题,咨询的人士很多,并且他们大多数是弱势的、正义的一方,他们心里面知道事实真相,但是又苦于没有证据为自己辩护。那么,他们是否可以隐瞒自己的伴侣做亲子鉴定获取真相,进而用“真相”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呢?对于这个问题资深的法医必然会摇头又点头,做一个亲子鉴定后手握事实真相,这个真相有利于自己确实可以“维护”自己的利益,不过却不代表它可以用于诉讼证据。

程序正义决定隐私亲子鉴定不具有法律效力

亲子鉴定也讲程序正义

说到程序正义,我们不得不说到2017年1月19日爆发的周立波被捕门事件,最终周立波正是靠着程序正义这个法律原则推翻了警察搜罗的证据,进而无罪释放。那么,亲子鉴定是否有程序正义呢?是的,亲子鉴定分为隐私或司法性质的亲子鉴定,司法亲子鉴定要求所有的被鉴定知情、自愿,在司法鉴定公证人监督下以确保公平正义,进而它是符合法律精神并具备有法律效力的。

隐私亲子鉴定则不然,它并不需要任何监督,也不保障被鉴定人的知情权,因此从程序正义的原则来讲它必然不会具有法律效力。我们可以想象一下,隐私亲子鉴定的本质虽然是亲子鉴定,但是做这个项目的委托人通常是秘密采样的,法医也不会对样本的来龙去脉追究,法医只需要对样本与实验结果的准确性负责即可。若是隐私亲子鉴定具有法律效力,那么岂不是损害法律规定的公平公正精神?

分享到:
  • 用微信  “扫一扫”

   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。

    电话:400-884-8093

Tag: